舞空-中国专业的街舞培训服务平台

从录制到杀青,“尊重”是我的诚意——专访灿星制作副总裁、《这!就是街舞》总导演陆伟

2018-05-04 14:47:49

优酷的《这!就是街舞》刚刚播出了第10期,爱奇艺的《热血街舞团》播出了第7期,在连续数个周末的夜晚,外行人从最初追求“炸”和“燃”的视觉效果到习惯了在不同的舞种中品评舞者的才华和精神,内行人更是感念综艺所给予舞者的尊重和专业态度。在不久前初探过“进击的街舞文化”之后,《文化月刊》与中国“街舞综艺元年”首发节目《这!就是街舞》的总导演陆伟深入对话,通过回顾历时半年的制作与播出过程,听一听这档成功的垂直类综艺真正想与观众说的话,看看来自街头的亚文化在主流文化中有怎样的融合,而非悖离。


《这!就是街舞》点击量破十亿(截至发稿)


灿星擅长制作舞蹈节目,这几乎已经成了响亮的招牌。从明星的舞蹈类综艺《舞林大会》到素人的舞蹈类选拔《舞林争霸》和《中国好舞蹈》,收视率均是全国同期第一的水平。但是在2014年的《中国好舞蹈》之后,灿星就暂停了舞蹈类节目的制作,直到2018年《这!就是街舞》出现。这档网络综艺既是中国“街舞综艺元年”开的第一枪,也是灿星时隔4年空白期后的舞蹈类综艺新作。

4年,综艺市场会发生很多改变,也可以承载不少“执念”。4年前,玩街头文化的说唱者和舞者们还是完全属于“地下”的;4年后,说唱已经体会过了在短时间内一夜爆红又重返地下的滋味。街头文化终归是被推到了聚光灯下,这个未被挖掘过的小众市场本来就是自由而宣泄的,如此一来它兴致勃勃也彷徨无措,就像一只刚刚被放归自然的狮子。另一边,灿星呢?虽然在舞蹈类综艺的制作上从来都是无往而不利的存在,但是现实的残酷仍没放过它:几档舞蹈类节目算下来,广告商提供的赞助费用与节目制作成本支出总是将将持平,如果再算上人员成本,灿星竟然是小额亏损的,这就是灿星暂停了做擅长之事的原因。但热爱不会停止,灿星对舞蹈节目的执念一直都在,直到2017年,优酷联合天猫找到灿星,表示有意共同推出一档街舞节目,作为优酷计划制作的“这!就是”系列之一。“一拍即合”用在这里再合适不过了,《这!就是街舞》就是这样来的。

灿星派出的导演是陆伟,他的主张是节目调性的决定性因素之一。陆伟在《这!就是街舞》最初的发布会上就明确强调过:街舞不属于地下,也不是叛逆的。如今这档综艺已经录制结束,播出也近尾声,陆伟依然坚定:街舞圈的文化核心是“peace&love”,还有尊重。为街舞文化正名是他最初的诉求,也是节目最终的呈现。


“peace&love”是街舞圈的文化核心


《文化月刊》

在节目录制前,您对街舞是否有过调研和了解?做《这!就是街舞》时会特别注意哪些政策导向方面的内容?

陆伟:其实灿星接触过很多舞种,其中虽有街舞,但是如此单一门类的节目还没有做过。所以在灿星与优酷达成一致,决定做一档街舞类综艺后,我立刻去买了很多有关街舞文化的书。除了学习,就是开座谈会。我们邀请了很多国内街舞圈中的元老级人物来开会讨论,他们过去都是舞者,现在年纪大了转为主持一些比赛或者开班教学,请他们来介绍街舞的核心文化很合适。

再说到政策导向,灿星倒不会觉得这是需要刻意去改变自己来迎合的内容,因为注重价值观是我们的一贯追求。而我个人,因为是做记者出身,过去的职业使命感太深刻了,以至于至今都很在意能否让观众看到我真正想传达的东西。所以在《这!就是街舞》的节目模式还没有定下来的时候,节目价值观已经被提炼出来了,就是和平、爱与尊重。另外我在走访了很多街舞界元老、看了很多书之后,更明确了节目的文化定位——传达属于街舞文化的自由态度和创造力,这一点是我在发布会上就讲过的。我想说明一下这里所说的“街舞的自由”,在任何一段音乐或场景之下,舞者都有能力去进行一段自由发挥的舞蹈,这是专属于他们的天赋和才华,是这个领域希望被看到的态度,这不仅关乎单纯的难度和技巧展示,更是想要展现给所有人的街舞文化和舞者身上的闪光点。我就是希望能让观众看清中国的街舞文化,了解真正的街舞舞者。

当街舞文化中特别阳光、特别青春、特别有感染力的主基调被明确,之后所有的节目录制、呈现等一切细节都是附属在这些关键词上的。如此一来,就不会存在触碰到政策上限或价值观底线方面的问题了。

黄子韬的“北京街” ;韩庚的“海派街道”

罗志祥的“岭南骑楼街道”;易烊千玺的“极限运动街道”


《文化月刊》

《这!就是街舞》的舞美搭建向观众传达了最直观的街头感,请问这样布景处于哪些考虑?分别有什么特殊的含义和代表性?

陆伟:节目呈现出来的4条街道模式是节目组经过讨论后最终确定下来的,在此之前,我们大概还设想了五六个不同类型和风格的场景。之所以敲定“街道”,最直接的原因是希望街舞能回归街头,舞者们在街道中舞蹈是街舞本来的样子,所以换言之,《这!就是街舞》是一场沉浸式的真人秀,如果可以把代入感烘托到最大,我认为这是极佳的舞美设计选择。

根据我们对街舞文化的理解,对4名队长的性格和人设,我们对4条街道本身也做了地域性的风格划分。北京街分给了黄子韬,因为他始终在强调中国的流行文化,他想要去引领和创造,这是他个人非常重要的价值观,所以代表中国的北京街很适合他。上海街分给了韩庚,他对于街舞本身的理解和想要突出的地方就是每个舞者不同的态度,包容性和兼容性是上海海派文化的鲜明特点,所以他跟上海街很搭。广州街分给了罗志祥,岭南地区是中国街舞的发源地之一,而罗志祥本人接触街舞非常早,他的职业生涯也是从街舞起步,所以把起源的概念赋予他很有意义。最后给易烊千玺的是一条极限运动街,因为极限运动本身和街舞文化是有共通的,这条街上有涂鸦、篮球场,如果仔细观察的话,还会在路边的仓库里看到街头电子游戏机。这条街是一个青春和年轻的定位,易烊千玺就是这样的少年。


风格迥异的四名队长


《文化月刊》

在海选阶段,每个队长筛选舞者的方法都在节目赛制的基础上做出了不同的改变,对此有预想到吗?如何评价?

陆伟:通过初期对易烊千玺、黄子韬、韩庚、罗志祥的采访和了解,节目组很清楚,我们找到了4个迥异的人来做队长。他们性格不同、处事风格各异、对街舞的偏好自有倚重,但就好像殊途同归,他们都非常热爱街舞,这就注定了他们会投入十足的情感来完成节目的录制,无论是海选还是组建战队。作为导演,此时我要做的事情不是去压抑他们的性格,反而应该是放大不同,赛制本身就是一个大逻辑框架下的自由发挥,但只有一个规则是不变的——每个队长手里只有25条代表晋级资格的毛巾,采取怎样的方式进行资源分配需要每个队长按照自己的标准来决定,我称之为有限资源的再分配。

队长有权利在现场作任何抉择,节目组不会进行干涉同时也不会补充资源。比如在海选中,黄子韬问我能不能再给一条毛巾,当时我肯定是拒绝的,因为这意味着赛制的公平性。在这种相对宽松又有一定限制的赛制刺激下,4名队长的性格亮点和选手之间的情绪波动就完全爆发出来了,同时掌握“生杀大权”的队长们在海选中其实给了我预期之上更佳的表现,这是我觉得节目会达到现在这样成功局面的原因之一。

比如易烊千玺在现场遇到了自己前期毛巾发出去太多的问题,他本可以在后期完全靠让舞者battle解决毛巾少的问题,但他没有这么做,而是承认自己前期的的决断可能有误,请已经晋级的选手重新回来battle,在录制现场能看到“00后”这一代在发生问题后不忽视、不掩盖的担当行为,我特别高兴。再比如罗志祥,他在镜头前的综艺感很强,同时又是一个极清楚自己的节奏的人,看到非常好的舞者他会马上给毛巾,看到觉得好像还可以的会要求battle,一轮不够就再二轮、三轮,我印象中还有四轮battle后他才做出最后的决定。罗志祥清楚的节奏和独立审美让我欣赏,可能很多街舞“大神”也被他的人格魅力吸引,最终加入他的战队,所以海选之后会发现他的队伍实力确实很强大。


《文化月刊》

不但4名队长的年龄从“70后”横跨到“00后”,舞者的风格也几乎包含了old school 和 new school的全部舞种。节目组从一开始就是希望能从尽可能全面的角度上呈现街舞文化吗?

陆伟:就我作为导演的角度而言,不同年龄段的4名队长分别有各自的关键词。“00后”的易烊千玺代表了青春与希望,最初邀请他的原因也是在“00后”出生的这一代人中还没有谁在某档传播力强的综艺节目或真人中扮演类似队长或召集人这样的角色,我本人希望通过易烊千玺能让全中国的观众看到这一代人到今年最大的已经成年,已经形成了很明确的审美、价值观和人生态度。而“90后”的黄子韬,他是充满自信和创造力的一个人,无需赘言,他身上的这些内容就是“90后”一代的鲜明特质。通过采访“80后”的韩庚,我发现他是一个非常讲求尊严和态度的人,而整个“80后”一代都曾是非常希望能够体现自我价值的人,韩庚是一个很好的代表。最后,如今的“70后”已经基本上是40岁的人了,但70后的罗志祥仍然能站在舞台上绽放自己的光芒,这必须是热爱和刻苦的精神在支撑着他。所以这4位有年代代表性的队长本身构建起了节目想要传达的街舞文化中的8个关键词。

此外,《这!就是街舞》是一档垂直类综艺,从一开始的赛制设定就是不对任何街舞形式设限,无论Popping、locking还是breaking,或者是小众甩手舞等等,只要舞者能够代表街舞中的一个门类就可以参赛。所以自然地,观众能在节目中看到所谓的old school和new school的区别。如此一来,冲撞性在所难免,但我作为导演,在制作节目的角度上而言,是需要把这些不同融为一体的。这个想法来自于我对美国、韩国、法国这些街舞水平和文化相对比较发达的国家的舞者的研究和参考,这些国家的舞者很注重街舞的基本功实力,也就是old school,他们一开始并不急于学习舞蹈动作。而就中国街舞而言,跳old school的可能会觉得new school基本功不扎实,学会动作就可以跳舞,而后者也会觉得前者那一套已经过时了。所以在节目中,我最终想要呈现出来的状态是让中国的街舞文化和舞者,甚至观众,了解到街舞在本质上是融合的。舞者需要有对old school基础的坚守,也需要在流行文化前进中,用new school的编排把一个融合了多舞种的舞蹈之美呈现给观众,old school和new school的融合统一才可能是潮流。基础和潮流相互之间的不断碰撞再到慢慢糅合,这个过程是节目赛制设计最原始的动力,看过节目的观众在每一集不同的呈现方式中应该会有同感。

到了后期,让我印象非常深刻也很高兴的一点是,选手们虽然会不断地离开舞台,但很多人会向我表达虽然离开了,但是可能离全能舞者更近了,甚至像小白这样的舞者也会说,第二季的时候会以urban Bboy的身份重新回来。所以观众在节目中不只能看到街舞文化与主流价值观相契合的内容,也能看到舞者们的成长,看到他们团结起来不断学习、甚至从头学习的态度,看到他们24小时生活和训练在一起的情谊……这些因素一旦凝结后在镜头前爆发,观众自然而然会看到一群特别执着的、为了共同的梦想而集结的舞者,即便被淘汰,他们仍旧赢得了观众的喜爱和尊重。这种氛围是我在节目中非常希望能够营造出来的。


《这!就是街舞》中经常出现花字科普


《文化月刊》

节目播出至今,网友评价《这!就是街舞》关注的是街舞文化核心,综艺性反倒次之,这是导演组的本意吗?

陆伟:观众有这样的评价可能跟节目中街舞知识的科普有关,但本质上我做的所有策划和编排并不是为了去强化这档节目的专业性和综艺性区分,而是因为我们整个导演组非常尊重街舞文化本源。从价值观上来讲,街舞文化的和平、爱与尊重是非常适合向大众传播的,这就是主流价值观倡导的内容,也是舞者们那么可爱的原因。

在第一集播出后,我们意识到街舞这个小众的艺术门类专业性太强,所以我们马上在第二集中用花字和名词解释等做了科普,目的就是通过这样的方式让那些对街舞文化不太了解的观众看懂街舞是一个怎样的艺术形式,《这!就是街舞》是一档怎样的综艺节目,以此击破街舞的小众圈层。更重要的是去强化街舞文化的主流价值观表达,因为这是所有人能够认同的东西。抛开专业性、商业化,一档节目的文化感召力和价值观感染力是吸引观众最直接的因素,也是突破文化圈层最好的方法,对《这!就是街舞》来说,观众认同了舞者的人性光芒,也就认同这档节目。如果价值观、艺术性这两者在一个舞者身上还能有和谐统一的体现,那么就很容易自带爆点,这是我做这档节目时深切的体会。


石头和王子奇的“世纪battle”


《文化月刊》

有很多舞者都表示过:“大家都来自一个圈子,台上是对手,台下其实都是朋友,平时说的‘battle’也只是竞技的需要。”您对此是否有切身的感受?

陆伟:这个问题也是我切身的感受。“peace&love”精神在节目中第一次爆发于第三集石头和王子奇的battle中,这两人都是“大神级”的舞者,我印象中石头还曾是王子奇的学生。当时的赛制就是赢了留下,输了淘汰,但两人之间看不到互相挑衅,也没有任何攻击性,最后在battle中两个人完全是玩起来了。

其实街舞圈的人都知道对手一路走来的不易,所以在这个圈子的文化中,尊重的表达就是拿出全部的实力较量,渴望战胜对手,因为这是对自身的认可。但输赢本身并不重要,赛后都是知音和同行之人。所以在节目还没开始录制的时候我就向所有舞者保证,这档节目一定拿出最大的诚意和尊重,节目组绝不会为了节目效果强迫舞者去做任何一件未被自由意愿的事情,如果有谁发现节目组故意激化矛盾或者违背舞者真实意愿的话,可以马上来告诉我,我会立刻纠正并当面道歉。现在节目已经全部录制完毕,在杀青宴上我有底气跟所有人说我应该兑现了承诺了。我虽然是导演,但在录制过程中好像有一种全程看《灌篮高手》这种青春片的感觉,舞者们的热血和可爱让我感动,我希望能把这一点通过节目呈现出来,让观众看到。


Street Dance of Chain


中国当下街舞人群多达200万至300万人,在如此庞大的群体中寻找合适的参赛选手看起来会波折不断,但灿星因为具有良好的舞蹈资源基础,加之中国舞协的支持,招募选手的过程还算顺利。资源是否充实,甚至与友台之间的竞争都不是陆伟最担心的,一直挂在他心上的是如何说服那些已经形成影响力的舞者来参加这个节目。陆伟很清楚,他需要给他们一个来参加节目的充分理由,他用了最坦诚也最直接的方式——交代节目所求并承诺决不消费街舞文化。幸运的是,舞者们对此很是受用,“大神”来了,新生代也来了。

于是,收获了舞者无条件信任的导演又开始思考,如何让其中“大神”的光环更耀眼?让新人的成长更明显?从头至尾,陆伟一直在不断拿捏着。如今,录制的杀青宴席已散,播出的决战一触即发,《这!就是街舞》进入尾声了。陆伟回顾起全程,对那些触及心灵的时刻、舞者、对话等等,他不用看素材也历历在目。

作为记者,采访至此,不得不说很感动。在采访中,陆伟形容节目录制的全程“非常震撼”,说街舞价值观“特别振奋人心”,赞叹舞者表达“极其可爱”。陆伟对《这!就是街舞》的感情处处可见一斑,其实作为灿星副总裁,他经手的综艺太多了,很难想象这样一位身经百战的总导演再面对一档垂直类综艺时还会表现得如此真诚和感慨。无以作解,唯有街舞本身了。在采访的最后,陆伟再次表示,他始终相信对一种爱好能坚持十几年、几十年的人,灵魂一定是会闪闪发光的,街舞者大多是这样的人,是他们闪光的人格魅力成就了节目,更成就了中国的街舞形势。

4月5日凌晨5点半,《这!就是街舞》的总决赛后,陆伟更新了朋友圈:“拍完最后一支彩蛋,我终于收工了。来不及发表太多的感想,只想感谢节目里真诚、真实、真挚的舞者和明星队长。这是我录过的最好的总决赛,因为现场每一个闪耀发光的灵魂。我想表达的一切,都在总冠军毛巾里。Respect!”


学街舞就用舞空微信小程序

(本文转自文化月刊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