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空-中国专业的街舞培训服务平台

街舞综艺热播!学习街舞的少年终于有了未来

2018-04-26 10:27:21

街舞火了!对于街舞舞者来说,这种火不止是在《热血街舞团》、《这!就是街舞》两档节目的播出后,人气的增高和商业价值的提升,最重要的是这种文化“出圈”了。一些观众或许还不熟悉Locking、Popping、Breaking、Clown、Voguing……但已经动了要深入学习街舞的念头。

“节目播出后,我微博涨了不少粉丝,其中很多人都会询问一些关于街舞文化以及如何学习街舞的问题。挺多的,看不过来。”《热血街舞团》参赛选手、舞佳舞签约艺人冯正在接受《首席娱乐官》(ID:yuleguan001)时表示。

此外,肖杰、草鱼、苏恋雅等街舞舞者在接受《首席娱乐官》采访时也透露,随着两档节目的播出,向自家厂牌内咨询、报名学习街舞的学员有了明显的提升。

那么,街舞真的迎来“本命年”了吗?此前难以维持生计的街舞舞者以及街舞厂牌,真的熬出头了?随着资本的入局,对于这个行业到底有着怎样的影响?


潮牌营业额和授课费翻倍

舞者生存窘境终于被打破了?

随着《热血街舞团》、《这!就是街舞》的播出,越来越多的街舞舞者走进大众的视野,街舞行业的生存情况也随之“曝光”。事实上,这个行业虽然看着潮和帅,并且秉持着 “peace &love”的能量传播,但是要坚持专职从事街舞真的很难!

在近期几档街舞节目播出之前,连黄景行、冯正这些街舞圈的“大神”,在大众中都没有太高的知名度,更别谈一般的舞者了。不过相较于名气,家人的不同意、外界的偏见,以及难以维持生计的低收入,才是使得很多街舞舞者半路放弃、转行的主要原因。

来自Caster的草鱼在《热血街舞团》播出之后,粉丝增长了十几万,目前粉丝为23万,是该节目中人气最高的选手之一。但诚如草鱼,在街舞这条路上,一开始也是选择了“曲线救国”。2009年的时候,草鱼因为看了一则视频喜欢上了街舞,自称走上了“不归路”。但在2013年大学毕业之后,编导专业的他并没有专职去跳街舞,而是先去了一家广告公司做了三年的影视后期。

在接受《首席娱乐官》采访时,草鱼坦言这是缘于来自父母和亲朋的压力。“就是一些亲戚、包括父母关系很好的朋友都会跟你说,这个东西是‘青春饭’。因为他们不了解这个行业,然后会觉得以跳舞为职业的话,第一是不稳定,其次也不知道以后的发展是怎么样。”

但随着节目的播出,草鱼称父母那边的态度几乎是180度的转变。“对于我而言,参加这个节目意义最大的就是,越来越多的人对这个行业表示认可。”可以看到,随着节目的播出,很多的街舞舞者在增加人气,推广街舞文化出圈的同时,更重要的是生存之根本——收入也有着明显的改善。

对于在这个行业打拼了十多年的“前辈”冯正,虽然参赛目的一是挑战自己的潜在能力;二是把喜欢的风格和舞蹈展示更多的人看到,但在接受《首席娱乐官》采访时,也难掩对于自家潮牌——Sview生意提升的激动。“我是四年前成立了Sview,自从节目播出后,营业额大概翻了一倍。”

在冯正看来,以往街舞舞者的收入主要来源于商演、授课以及参加比赛的奖金,但并不足以维持生计。“像比赛其实最多也就打平。如果说舞者不能保证每次都拿冠军的话,其实还会损失路费、住宿之类。”

近几年随着网络的发展,创立潮牌、广告也成为街舞舞者的主要收入来源,但直到最近,这些收入才有明显的提升。目前,草鱼、苏恋雅先后凭借《热血街舞团》中的中插广告走红,冯正除了潮牌生意翻倍外,也有在洽谈一些广告合作。

此外,随着名气的提升,一些街舞舞者的商演、授课也不断找上门,价格也随着提升。一家舞蹈工作室的运营者对《首席娱乐官》表示,“一般舞者的大师课课时费为2000/一节课(80分钟)。随着节目的播出,不同舞者涨幅不同,至少会翻个一倍吧。”


带动厂牌知名度

综艺为厂牌发展模式提供借鉴

值得一提的是,与《这!就是街舞》个人定位不同,《热血街舞团》的定位更偏向团体。参加《热血》的街舞舞者都带有各自厂牌标签出场,随着舞者的走红也带动了厂牌知名度的提升。据《首席娱乐官》统计,《热血街舞团》官宣厂牌共42个。

不过,节目中所展示的厂牌只是“冰山一角”。根据舞蹈家协会街舞联盟统计,截至2017年,全国有超过5000家的街舞培训工作室、每年累计500万的街舞培训人次。数量多,也就意味着竞争大,那么中国的街舞厂牌都是如何生存的呢?

目前,厂牌在中国的发展模式大致可以归纳为培训、编舞、商演、比赛四种,而在这四种发展模式中,培训占据营利头部的位置。不过与舞者一样,街舞厂牌的生存情况也不理想。

肖杰在接受《首席娱乐官》采访时表示,他所创立的“星舞忠”培训中心,这两年才慢慢开始好转。“前几年虽然也赚到钱了,但是从整体发展来看,马马虎虎。”从整个行业而言,大多数的街舞工作室多是小赚一笔,或者收支平衡。

随着节目的播出,与舞者商业价格和授课价格的大幅提升不同,目前街舞工作室的收费并无太大的浮动。比如草鱼所在的Caster 舞蹈教室在近期发布了2018年价目表,与2017年的价目表并无差异。以入门课为例,潮流体验需充值2000元,单价80元/课时(80分钟);运动达人需充值3500元,单价68元/课时(80分钟)。

不过,街舞的火爆给行业带来的“人口红利”是显而易见的。肖杰表示,节目播出后,“星舞忠”的报班人数大幅增长。冯正也坦言:“随着街舞节目的大热,很多街舞舞者开设的课程变多了,课时费也相应提高了。”

此外,编舞、商演、比赛给厂牌带来的盈利并不稳定。编舞看重的是厂牌所属舞者的个人能力和影响力,编舞对象的不同也导致价格由1万-10万元不等。且编舞的需求存在不规律性,这块的收入并不稳定。而商演对时间和空间要求高,报酬方面也是看重厂牌舞者的“价值”以及是否有专业人士进行运作加持。

至于比赛,世界大型的街舞数不胜数,厂牌多会派舞者去参加。但是就像冯正所言,并不是所有人都能拿冠军,就算拿了冠军,除去路费、住宿等费用,比赛奖金也仅能与支出打平而已。

在此情况下,综艺于厂牌而言就如同伯乐于千里马。如何抓住时机,利用综艺带来的热度开拓新的发展模式,成为街舞厂牌急需解决的问题。以下几点或许会提供一些思路:

1、分配队内资源

不同舞者对自己的未来规划不尽相同,与其害怕综艺结束之后出现各奔东西的局面,不如尝试实行队内改革。针对不同舞者的性格特征及未来规划,将厂牌内的成员分类组队,按需定队,并根据团队定位及市场需求定向投放,吸引不同类型受众。

2、整合圈内资源

现在街舞市场上各大厂牌之间的维系密度不高。或许有经纪公司可以吸纳优质街舞厂牌,与厂牌之间建立合作关系,将厂牌经纪化经营。仿照“草莓音乐节”的形式,举办街舞节来推广中国街舞文化。同时,经纪公司也可以为厂牌提供表演机会,助其利用娱乐圈资源。虽然厂牌也可以自己孵化团队经纪,如“舞佳舞”便设有团队经纪人负责舞者的对外活动,这一职能的设立的确让舞者的对外活动有序化,但是和专业经纪公司相比,缺少了专业性。

3、丰富宣传形式

目前虽然很多厂牌已经意识到视频时代对街舞呈现方式的影响,但在宣传力度和方法上仍存在不足,导致国民度不够。为开拓街舞的大众市场,可采取线上线下相结合的发展模式。线上,厂牌可在自媒体平台发布以流行歌曲为媒介的舞蹈视频并邀请艺人来舞团交流学习,将街舞的专业与歌曲、艺人的流量相结合,形成受众始于歌曲,陷于舞蹈,忠于厂牌的传播模式;线下,厂牌可以举办不同年龄阶段的街舞夏令营、party,与高校街舞社团合作,拓展学生市场等。


繁荣or毁灭

综艺给街舞文化带来了什么?

说回《热血街舞团》和《这!就是街舞》这两档节目。毋庸置疑,随着节目的播出,一众舞者相继走红,街舞热度日趋升高。比如苏恋雅的折手舞便引发了全民模仿热潮,《热血街舞团》主持的微博话题#折手舞挑战#,阅读量达4711.2万,讨论量超两万。

对此,不少舞者都对两档节目对街舞文化的推广表示了认可。在《热血街舞团》首期节目播出后,苏恋雅用折手舞为海飞丝拍摄的广告获得了很好的反响。对此,她对《首席娱乐官》表示,她很感谢这次机会,用大概一周的时间编排了那个舞蹈。“之前,一谈到广告,大家都会邀请歌手或者演员。但最近街舞节目的热播,可以让广告商发现街舞舞者的表现力和可能性,从而增加舞者们的商演机会。”

在冯正看来,街舞的走红意味着舞者有了更多的变现机会,商演、授课课程数目的增多和价格的提升,街舞衍生产品关注度的提升等都为舞者的“脱贫致富”提供了更多的可能性。此外,随着曝光度的增加,不少外貌条件优越,或者有强综艺感的舞者,还开启了一条向艺人发展的道路。比如草鱼、苏恋雅均对《首席娱乐官》透露,在原有的事业规划外,不排除向艺人方向发展。

不过,也有舞者在担忧,资本的大幅进入会对街舞文化产生负面影响。台湾IP Lockers队长萧裕璋对《首席娱乐官》表达了自己的看法,“商业资金的介入的确能让街舞成长得很快,但是当人们太了解街舞以后,也会一瞬间不喜欢这个文化。”在他看来,街舞不像歌曲,有那么强的被需要性,可能在五年后、七年后就会到达瓶颈期。之后资本会自然而然的离开,真正受伤害的还是真正喜欢街舞的人。

同样的,冯正在谈及自身和“舞佳舞”的规划时也表示,接下来主要还是想把作品本身做好。“我们还是比较随意的。因为我一直觉得说舞蹈如果和钱离得太近的话,对舞者的个性是有抹杀的。我非常尊重每一个队员的个性发展,就是想怎么发展怎么发展。”

不过,街舞舞者和节目本就是在各取所需:节目希望通过街舞舞者和街舞吸引大众的好奇心,完成高播放量和热度;舞者则希望通过节目“镀金”的同时,将原本小众的街舞文化推向大众。

目前,几档综艺节目对于街舞文化的普及和推动作用是显而易见的,随着热度的提升,市场也不断升级。但是整个街舞行业的发展,单靠综艺节目的热度是远远不够的。后续的发展如何,还要靠街舞从业者来推动。

诚如草鱼接受采访时所言:“节目组愿意给我们做这么一档节目,让我们先有这个热度就已经很难了。接下来怎么维持这个热度其实就是我们自己的事情了。”


学街舞就用舞空微信小程序

(本文转自嘻哈之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