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空-中国专业的街舞培训服务平台

黄玉婷:与舞蹈的“第三类接触”

2018-04-25 13:54:52

她是嘉禾的Jazz老师,上过她课的学生都会感叹“全是干货”,同时也会小小吐槽她“严到爆炸”、“害怕她的眼神”甚至“差点被训哭”,但如果我们面对面坐下交流,她可以用几句话打破我们头脑中对于“街舞舞者”这个群体的固有认知,也让我们看到一个成长中的dancer具有的无限可能。



黄玉婷来自广东,是个出生在90年的天秤座女生。她既不是辉煌伟岸的里程碑式人物,也绝非浑浑噩噩穿梭在高楼缝隙的木头人。她像森林中的一棵树,根须潜沉抓住大地,枝杈用力伸向天空。

“很幸运没经历什么特别惨的事。”

在对未来的选择问题上,玉婷从小就是相对自由的。爸妈的教育让她比身边的同龄人更早开始独立思考。她第一次接触流行舞是在高中,但当时对于流行舞尚没有概念。高考之后,她需要在现代音乐学院(后文简称“现音”)和广东省内的某所大学之间进行选择。玉婷说,自己能够想象上了离家近的大学之后几十年里会过什么样的生活,但是如果选择去现音,一切都是未知数。带着对变化的期待,她选择了现音。那时起,她才开始第一次认真、深入地学习街舞。


现代音乐学院出过黄景行、淡淡等一批大神


家人虽然不是很理解玉婷为什么要选择这样的生活,但最终还是给予了充分的尊重。因此在玉婷的职业生涯中,几乎没有因为家人干预而出现的大事或转折点,更多的是自己的选择和经历带来的切身感受。

“家里对我的教育一直是这样——他们不会直接干预我最后怎么做,但是一定会很严肃地告诉我做这件事情会怎么样,他们的态度是怎样。现音是民办大学,没有国家承认的本科学历,当时我的分数可以上国家承认的本科,对于我父母来说,真的没办法接受我在这种情况下还要选择民办大学。但是后来他们还是选择尊重我。现在想想,觉得大学时候自己格外努力也跟爸妈有很大关系。路是自己选的,就要珍惜能得到的一切。”




“生活不能没有舞蹈,但它不是生活的全部。”

玉婷和舞蹈的关系是我见过最有意思的一种:她不会说“舞蹈就是我的全部”,因为她眼中的舞蹈是一个生命体,舞者跟舞蹈就像是谈恋爱,你需要对舞蹈付出真心,但也要保持一个舒服的空间;但她也会坚定地告诉每一个人,生活中不能没有舞蹈,因为舞蹈就是她的另一只眼、另一只手,是她和这个世界交流必不可少的方式。开心的、难过的情绪都可以说给舞蹈听,这时候舞蹈会变成一面镜子,跳出来的时候,你就能看到当下的自己。




“刚开始满腔热忱的时候,看见什么就想把它跳出来、表达出来,但经过了多年的坚持之后再返观初心,就会发现很多不一样的东西,经过积累和沉淀之后,在表达之前会融入思考,最后肢体呈现的内容也会更深一些。可能至少对于我来说,成长的可贵就在于,保持初心的同时能够在过程中发掘和领悟更多。”


通过舞蹈感知世界是“第三类接触”,她和舞蹈时时刻刻在沟通,以身体、头脑和心灵作为介质。这样触摸世界需要真实和自然的感受与反应,出来的作品也是由心而发,再加上一定的技巧,把自己的情绪和思索再传递回去。


因为舞蹈,她特意涉及更多文学和哲学的领域,学习摄影的手法和角度,发掘天马行空的脑洞和创意,从一个视点扩散到一个广泛的领域。她认为这不仅是舞蹈,而且是艺术的来由和魅力——既是结晶和成果,也是通道和钥匙。

“如果你想让自己的作品更细腻、更有深度,都需要意识、文化、历史知识甚至是哲学思想作为支撑。所以因为舞蹈,我接触了很多其他领域的内容,这是一件很奇妙的事。”



“跳舞让我更了解自己。”

在第四届Dance Vision大赛中,玉婷和吴霏、汪莹、潇潇共同演绎了原创作品《無名》。吴霏是现代舞舞者,玉婷、汪莹和潇潇来自不同的舞社。而“無名”这个名字本身也寄托着四个人的心声:她们想回到最初,回到对舞蹈热爱的源头——抛开身份的不同,抛开舞种的差别,甚至抛开比赛和奖项,舞台上只有四个热爱舞蹈的灵魂用身体向每个人说话、发出有深度的声音。它让大家看到了舞蹈的另一种力量,一种真诚且直击人心的力量。


这也是让玉婷最为触动的一支舞。

“当时我们四个在舞房里,关了灯安静地听音乐,各自设计动作。相互交流想法时,我感受到内涵注入动作的震撼,甚至感受到我们存在的意义。这支舞蹈也给我很多启发,更加确定自己未来要走怎样的路。很遗憾,因为种种原因我们四个没能共同创作更多的作品,但我相信希望在,缘分也一直在。”


你会在玉婷自己的编舞作品中看到诗意和细腻的成分。玉婷说,自己的性格更容易产生这样的作品。她喜欢在作品中表现身体线条的美感,也喜欢用中文歌编舞,因此很多人会以为她在跳街舞之前学了很久的现代舞,但实际上,现代舞是玉婷在接触街舞很久之后才特意学习的。


“艺术是非常个人的事,因此同一时代的艺术作品之间才会有那么多差异。我确实更喜欢表现线条的舞蹈多一些,刚开始练基础就是一板一眼认真学动作和发力,等到自己有能力编舞的时候,还是会把自己喜欢的东西编进去。”

随着对街舞的了解愈发深入,她选择让自己深入下去,吸收更多。

“其实到我性格没有那么hiphop,但跳舞这么多年,回过头来看,hiphop文化里的自由、酣畅还有inner peace的精神内涵,也在慢慢影响我的性格。尤其是有意识地调整自己,让自己放开更多的时候,身体会呈现包容和多元的状态。在那种状态下很容易做出之前没想到也没做过的动作,你会发现,原来自己还可以这样,真的是种惊喜。” 


“老师是课堂氛围的主导者。”

聊到自己的职业生涯时,“老师”是玉婷说得最多的一个词。

很多人因为嘉禾的名气成为了玉婷的学生,又因为她的能力和魅力成为了她的忠实粉丝。她会把上课的学生都聚在微信群里,上传课堂练习视频,提醒学生们一些动作和情绪的要领,鼓励同学们互相分享对于舞蹈的感悟和心得,共同进步。

玉婷说,自己在当老师的时候也在不断向大师们学习,让学生们爱上跳舞也应该是每一个尽职的老师应该做的事。学生时代的两位老师——刘芯廷和Chris影响了她很多。

“刘芯廷是一个特别正能量的老师,上课的时候会大声地鼓励大家,‘很好’‘很棒’‘我们再来一次’,而且动作绝对是不打折扣的用力。基训课非常累,但在课上很容易就能感受到她带来的力量,我会觉得自己元气满满,还能再练更多。Chris是非常细心和耐心的老师,一个动作怎么做,怎么用力都会讲得很清楚,练习的时候就知道应该是哪里动哪里停。他们对我的启发和影响都很大,我也想让自己的学生能够像我当年上课一样去领会到舞蹈里面的这些东西。”


很多国内的老师,包括国外的大神们在授课的时候会更多地让你观察和练习,因为他们从自己跳舞的经历出发,会觉得“你就是来跳舞的,不用想太多,练多了自然就会了。”不过,如果你上过玉婷的课,会发现在她的课上讲解的内容非常多。练基础的时候会反复强调动作的框架,教成品舞的时候会把音乐从整体到每一个短句的情绪都分析得很细致。


“我自己在学习的过程中会给自己捋一个系统出来,但系统太清楚也会限制身体的自由度,讲得太多有时候课堂的气氛真的会有点像教数理化。老师是一个课堂的主导,学生会跟着你的情绪走,如果你主动把课堂的气氛带起来,学生就算一开始情绪再低落也会跟着你变得越来越好。所以作为老师,我得对课堂有一定掌控力,怎么样能让学生开开心心地学到更多?我也在努力平衡和调整。”

“还要多尝试。”

“在现音的时候就一直听说,黄景行一天要练8-9个小时,这一点我可能真的做不到。有些人会把自己专业的东西挖得很深,我很佩服他们;但是说到自己,因为喜欢很多东西,也容易被好玩的带跑,所以我会接触很多,然后把这些东西都放进舞里。”


罗曼·罗兰在《米开朗琪罗》中有这样一句话:“世界上只有一种真正的英雄主义,就是认清了生活的真相后还依然热爱它”。

不跳舞时,玉婷就是那个会与你在马路上擦身而过的时髦女孩。她喜欢艺术设计、喜欢看展、学尤克里里、偶尔出没在独立电子乐现场。她喜欢和知心朋友一起喝酒聊天,会为一件小事开怀大笑,也会因某种直抵内心的情绪落泪。

在和舞蹈相处的9年里,从独自面对生活中学会了坚强,用自己对舞蹈和艺术的热爱让自己对世界保持旺盛的好奇心和探索欲。


大城市的生活是很多媒体讨论的话题,每到这时,一个人在大城市的漂泊感便成了大家慨叹唏嘘的话题。

今年是玉婷来北京的第九年,但是把“北漂”的标签直接贴在她身上还是有些唐突。她不认为所谓“漂泊”的生活真的有大家说的那么糟,虽然很多事情需要自己独自面对和经历,虽然敏感如她,有些时候会产生“当头棒喝”或者“致命一击”的感觉,但她知道自己内心坚定的部分一直都在。


5月20日,齐舞盛事Arena舞朝竞技场大赛在成都开赛,今年,玉婷又一次获得最佳女舞者的提名。她的提名视频是所有舞者中最特别的一个,视频发布之后,玉婷的朋友们有点为她担心,因为这个视频对于提名这个场景来说,可能有点太“丧”。而在她看来,这段视频呈现的是真实的自己,也是最想表达的心声。


视频中有这样一句话:“我总是会坚定地告诉别人,我会跳一辈子,但未来会怎样,其实我也没想好。”很多人可能会质疑,这样的人怎么会跳好舞?但或许这就是每个舞者在某一时刻的迷茫。它真实得如同一日三餐,没有热血,没有鸡汤,只是在简单的生活中尝试着、探索着,一步步踏向属于自己的路。


学街舞就用舞空微信小程序

(本文转自街舞足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