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空-中国专业的街舞培训服务平台

高校街舞专场男Waacker穿高跟鞋反串登台演出,专场被拉断电闸终止?

2018-05-31 10:35:06

5月28日晚十时十分,微博某舞蹈博主发布了一条微博,At了众多街舞大佬,详细内容如下图:



“训话”

事件的大致经过是:该校街舞专场中有一位男Waacker因为穿了高跟鞋表演而引起了一位工作人员的不适,随后该工作人员拉断了电闸致使整个街舞专场终止,所有同学的努力就此付之一炬。该工作人员还为自己的行径辩解,说自己是在“保护”大家,甚至说出该男Waacker会丢学校的脸这样的话。目前,这位工作人员拒绝公开道歉,并删除了所有个人微博。

未经审核就登台表演,是不是某些组织机构对学生工作的把控不力啊?


微博下的热门转发及评论


对此,参加《热血街舞团》的国内一线舞者申旭阔也发表了自己的评论。


@阔少_申旭阔:艺术本就应该野蛮生长,况且大学是滋养艺术风格最好的土壤。这位研究生同学和旁边的女同学,是否过度保护你所谓的文化了呢?看了很多评论,这还是一场关于免费午餐的公益晚会,且有那么多的观众,你是否真的RESPECT了舞者和观众呢!对于那位Waacker,我想告诉你,你不需要有任何的自卑 ,Not Your Fault!

一位喜欢跳舞的男Waacker,仅仅是因为穿了高跟鞋登台表演,就因为工作人员感到不适拉断了电闸致使整个街舞专场终止,他受到的指责,对他心理上造成的伤害有多大你们心里清楚吗???

 微博上关于此事件展开的讨论,也如同泄闸了的大坝,势不可挡,同学们纷纷表示自己所在学校的街舞社也经历过各种各样狗血的事情。笔者选取了两个比较经典的例子,和大家一起分享一下

案例1,某高校学生会竟然在元旦晚会节目审核时认为街舞社的节目编排结构不合理,甚至当场就教街舞社的同学如何编排舞蹈,后来该校学生会还将一位报了单人节目的Popper安排在民族舞中过渡。

Popper安详地表示


案例2,某高校街舞社男爵在十佳歌手大赛嘉宾节目审核时被刷,审核节目的老师表示男爵的出现不符合该活动“学习”的主旋律(十佳歌手大赛?学习?)。该老师甚至还想要将街舞社培养成“又红用专”的社团,学生们纷纷表示数脸懵逼。


在2018这样一个街舞红遍大街小巷的年代,依然有高校的街舞社团在学校中受到学校各方组织机构的压力,在夹缝中寻求生存。没有场地进行日常的练习(学校表示有也不给你用),但是在学校有活动时还要求街舞社出大中型节目表演;在表演的节目中不可融入任何不符合“一般大众认知”的元素,避免引起老师及同学们的“不适”;在街舞专场活动中还要有不相关人及相对非专业员参与指导及审核工作,于是就出现了工作人员拉电闸的现象(不懂就去当个志愿者帮忙,瞎折腾啥呢?)。

我们从以上事件能看出的是,街舞社团及其成员在高校中并未受到充分的尊重,也更别提受到重视了。讲究文化包容性与多元化的街舞表演,被一些人视为搬不上台面的“异类”,于是街舞社被打压,在各类活动中受阻,仅仅是因为不符合他们部分人的“价值观”?你可以不爱,但请别伤害!


不可否认的是,在各高校的部分学生组织机构中,仍然存在着Bureaucracy,仿佛是压在高校学生头上的一座大山(等等,一座大山?好熟悉!),在很大程度上阻碍了高校人文艺术的发展。

如同阔少所说,艺术本就应该野蛮生长,况且大学是滋养艺术风格最好的土壤。然而阔少可能有所不知,现在很多大学里并未有这样的土壤了,人文艺术的气息也不曾浓郁。

将Waacking发扬光大的电视节目《Soul Train》


话再说回来,处于夹缝中生存的街舞社成员,在争取学生及社团享有的权利上,依然任重而道远,但请大家不要放弃热爱的街舞,也不要因为受到了非议而对街舞感到失望,街舞是美好的!


学街舞就用舞空微信小程序

(本文转自街舞足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