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空-中国专业的街舞培训服务平台

《街头巨星》夏锐:辛苦十八载,仅为街舞艺术得到尊重

2018-04-24 17:19:33

第一次赚钱,第一个属于自己的专场晚会,第一次社会实践,第一次跟媒体谈合作等等都和街舞有关,所以它对我的人生很重要,希望它能给更多的年轻人和爱好者带来正能量。




定福庄东街1号


十年前,一场叫做“天炫D舞”的晚会在中国传媒大学拉开了序幕,总策划人是夏锐,传媒大学在校生。从此以后,这个名字就再也没和街舞分开过。



“坚持做了十年的天炫D舞,可以说是首都高校街舞发展的一个萌芽,北舞堂、5+5,以及一些知名的说唱团队都来过。”夏锐认为一个市场需要培养,“这种大型活动在学校的影响力很大,一波一波的学生上来,他们走到社会中去会对街舞和嘻哈有一种莫名的好感。”


位于定福庄东街1号的中国传媒大学是培养新闻传播人才的摇篮,夏锐在这里度过了本硕7个年头,“大学是梦想起步的平台,在学校里做晚会也好,做片子也好,无形中都增强了编创策划能力”。




夏锐本科毕业到央视,也开过公司,在学校的时候还开过饭店,“干过的事情还蛮多的,现在回想起来觉得很精彩”。因为总给兄弟免单,夏锐的饭店后来被吃黄了,“我特别重感情,可能就不是做生意的好材料”。



八年磨一剑


2007年,两年一届的CCTV电视舞蹈大赛开创了街舞的专场节目直播,在夏锐的努力下,街舞第一次登上了电视舞蹈艺术的最高殿堂。当时,涌现了很多优秀的舞者和作品,这也让夏锐更加坚定了一个想法:加入中国舞协,把街舞变成一个提的上席面的舞蹈艺术。


2007年,在央视当导演的夏锐向中国舞协第一次提出成立街舞委员会的申请,“毕竟家里也有从事艺术行业的人,所以对一些基础的艺术规律和一个行业怎么发展下去比较了解。”



新事物被接受的过程大多艰难,“一个一个去做艺术家的工作,请各位舞蹈类的导演或者大型活动的总策划,比如张继钢导演陈维亚导演,来观看街舞。当时,没有人认同,人家只是觉得我做事不容易。当时真的很坚持,可以一直给他们打电话发短信,告诉他们为什么这街舞值得你来看。” 


这一 开始,就过了八年。夏锐成为了促进和见证街舞被主流媒体和学院派艺术肯定的亲历者。“上大学的时候,为晚会拉赞助,我可以从传媒大学西门一直走到朝阳门挨家挨户去拉商家的赞助,我自己还要跳舞、做策划、做导演、邀请嘉宾,甚至卖票我都管。不停的磨练,不会,你就得学。我认为做一件事情首先要成,之后要耐得住寂寞,轻言放弃者一定不会有太好的未来,遇到挫折不敢前行的一定是败者。”


2013年,中国舞蹈协会街舞委员会正式成立。




街舞怎么发展?


“首先要做知识提升,然后就是加强能力。其实也是我的团队通过传媒大学把街舞推到了世博会,当然在世博会的时候,也是中国舞协和文化部的中国世界民族文化交流促进会帮我们共同去搭建的平台,全中国的优秀舞者也为此做了很多的事情。我们街舞在世博会第二大广场——波兰广场做了专场,这是第一次赋予了街舞思想内核,因为我们指定了一些内容,比如说科技街舞、环保街舞、功夫街舞,这些都是命题的,而且跟生活和中华文化都离得很近的一种。世博会的街舞专场把街舞推上了国际级的大型平台上,也让大众对街舞编创有了一个基础的印象,再到后面民工街舞团上央视的春晚,一举改变了舞团这些舞者的人生。我觉得这些所有的事情都不是偶然的,荒地开垦为良田需要开阔的视野,良田里果实的丰收离也不开阳光雨露的滋养。”



文化大发展大繁荣不仅是一句口号,街舞作为逐渐被认可的艺术形式,还需要打铁自身硬。“在这个圈里无论是搞商业或者说参加比赛,是解决不了根本问题的。作为一个艺术形式来说,你在中国必须立的住。怎么让中国人接受?怎么让同行的艺术家认可?必须在艺术上有建树,你要先把舞做好,如果没有舞就完了。”


历史是一面镜子,可以照到过去,也可以照到现在。“芭蕾舞是高雅的宫廷艺术,以前人民群众的参与度是很低的,但它有舞剧。历史是偶然也是必然,如果只追求流行,不断会有新的替代旧的,让全社会认可需要兼顾技术本质和民族认同。我们不停尝试把中华民族文化和街舞做结合,《我的街舞》是讲述一个成长历程,《舞功》是传统的功夫文化和街舞的融合,但是坦诚说这两个作品在艺术上还很幼稚,还需要很长的路要走。”


“把街舞作为跳健美操和有氧运动,只留下一些形式和律动,那也可以,只是你有没有社会认同感?昙花一现,一个热闹。我会关注每一个活动的持续效果,把荒地开垦成良田可能会收获更多的果实,良田获得风力与水利的支持,甚至可以一辈子经营下去。这是我的价值观。”




街舞现在看起来一片蓬勃,几个综艺节目也即将上线。“这是好事,但还是有隐忧。比如更多专业的人来跳街舞,他们都是童子功,学起来会快太多,那现在很多人就会被淘汰,那怎么办?所以,专业化是一条必由之路。”




街舞委员会的2018



夏锐介绍,18年的街舞委员会的重点有三项:第一是公布《街舞行业行为准则》。用以规范街舞从业者个人行为标准,促进街舞行业发展,维护街舞行业合理有序、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加强街舞行业自律,规范街舞行业运作和从业人员行为,树立街舞行业的良好形象,提高行业技术水平和质量,实现行业发展目标。


“大家会觉得这么Free的一个舞蹈为什么要规矩?取其精华弃其糟粕,这样才能健康地发展下去,别因为某一个人或某一件事,把你这行业给再见了,我觉得得不偿失”。


第二是艺术创作。中国街舞艺术人才培养计划已经开启,在舞蹈编创高级研修班中,我们从全新的角度认识了街舞,也收获了很多知识,各类街舞优秀作品层出不穷:让人血脉偾张的《黄河》;表达傣族儿女积极向上欢乐生活的《傣竹林》等等,街舞开了脑洞,传统也开了脑洞,它们宣告着街舞新时代的到来。


街舞委员会正在倾力筹备中国街舞的首部舞剧。为什么要做舞剧,因为街舞不能只停留在技术层面,真正的编创是情感与音乐结合去带动动作,舞剧为街舞打开了更多可能性,一方面,舞剧更具包容性,能为街舞与中国传统文化民族文化的结合提供广阔的空间与契机;另一方面,舞剧更具完整性,观众能从街舞里看到人物形象和丰富情感,思想内涵和人文精神。


整个中国舞蹈界都在期待这样一部作品,这是压力也是动力,我们既是义不容辞的发起者号召者,也是对艺术饱含热爱的创作者。即将面世的作品只是一个开端,街舞诞生于街头,驻扎于舞台,街舞委员希望通过源源不断地打造街舞舞剧,让街舞最终植根于民族。



第三是逐步建立学科。在中国舞蹈家协会街舞委员会的推动下,街舞艺术已正式列入陕西省艺考范围。陕西省高考艺术类统招分数线公布,街舞方向专业课联考分数线380分,西安体育学院也成为了全国第一个开设舞蹈表演(街舞方向)本科学历教育的院校。


这只是一个开始,全国其他联盟也在陆续与当地的院校合作开设专业,中国街舞艺术从业者的“正规军”将逐渐壮大!




“无论在不同的高校里开设街舞方向,还是多做创作,都意在让街舞艺术在中国这片土壤扎根。文化自信是好的,但是不能盲目,像黄豆豆老师和杨丽萍老师具有很高的认可度,那不只是因为他们的技术,更是因为他们的作品深入人心。 ”


对于夏锐,街舞和人生深深地联系在一起。“爱之深,责之切。无论单纯喜欢跳街舞的人,有艺术追求的人,做这个商业产业的人,还是想推动街舞文化在中国发展的人,都要想想,我们是不是应该反思一下自己的不足?艺术不是比技术,你去看大师的艺术是怎么发展,怎么积淀的?有的人可能一辈子只潜心打造一个东西,所以它一定是经典。 ”


我们不要求每一个人都做大事,但是你要是一味固步自封,很难发展。

一个强者不会为自己狡辩,因为事实可以证明一切,就这么简单。


(完)